CPE心得與體會

文:修女

2013年六月二十三到八月三十號,是我生命一的個大

轉折。四十二年來,所有積壓的情緒和傷痛都被拉出來曬太陽。卸下面具,赤裸裸的生活於天主恩寵的沐浴中。

六月二十一,緊張的考完期末考,第二天參加了學姐們的畢業典禮,第三天,也就是二十三號,托著疲憊的身體,滿懷期待與渴望的心情,在艷陽普照下,在團體姐妹熱情的呵護與關照下,歡快的踏上了征途。一路上山清水秀,風景迷人,雖然眼皮不停的在打架,但還是很努力的讓它睜開,欣賞?天主的造化工程。很快車就平安到達,在督導熱情的接待下,住進暫時屬於自己的房間。

自從來到這個心靈治癒的港灣,我與天主的關係便開始了一個戲劇性的變化。分三個時間段論述:

第一段:情人般的甜蜜——感恩不斷,讚口不絕

從CPE報名錄取後直到來後第一週,回顧整個經過,言談舉止都洋溢著感謝與讚頌。本來我對CPE的報名沒抱多大希望,只是試試看而已,因為一般情況都是收第二年的神學生,但是由於我很渴望在課程中早點得到幫助,所以就冒然的報了名。沒想到,天主竟然滿全了我,讓我很順利的報上了名。當我接到錄取後,

雀躍的像隻小鳥;課程開始時看到天主特意為我安排的房間,我滿意的差點叫出聲來。真的是出乎意料的滿意。不管是房間的設備還是環境都讓我感到溫馨寧靜;看到督導和夏組長的熱情接待;看到夥伴們的真情流露;聽到夥伴們的分享,聽到督導有經驗的輔導;我感覺天主帶我進入了另一個世界,真好像一對情人在默默的享受著對方為自己打造的天堂一樣含情脈脈,一切的快樂和享受盡在不言中。沒想到:天主竟然讓我在這片土地上親眼看見「人間竟有真情在」。

第二段:夫妻間的親密與疏離的起伏——抱怨、傷心、難過、焦慮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昨天還碧空萬里無雲,想不到今天竟是狂風暴雨。我被這當頭一棒砸昏了頭,看不到黎明前的曙光。一味的抱怨,失望,失聲痛哭。難忘的2013.7.3日,竟悄悄為我佩蓋上一條蒙面的頭帕,使我失去昔日的光彩和尊嚴,使我覺得難堪,我不敢照鏡子,不敢見人,講起話來也感到吃力,吐字不清,眼睛閉合困難,酸澀流淚,不能看書,不能打電腦,不能做作業,甚至連吐口水都不會。本來都是些很本能的動作,現在竟然笨的都不會做。我覺得自己簡直成了一個廢人,自暴自棄。把自己躲藏起來,不想見人。幾個晚上都輾轉反側,難以入眠,躺一會兒便爬起來,面對耶穌苦像大聲喊叫「為什麼?為什麼?耶穌,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為什麼你這麼狠心?你到底要我做什麼?我受不了,受不了?原來你用糖衣砲彈哄騙了我,我上了你的當。你知道我很喜歡這個課程,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讓我生病,並且偏偏又是讓我覺得最沒有尊嚴的病,為什麼?到底為什麼?」我曾幾次想過選擇放棄,選擇離開,選擇逃避,因為聽別人說顏面神經恢復的很慢,需要幾個月。我感到悲痛逾恆,整個人幾乎癱了,我的生命陷入了最低谷的時刻,覺得自己好孤獨,好無助。

這可能也是情人進入更深一層的夫妻生活時所要面對的挑戰。結婚前看到的都是對方的優點,但結婚後,看到的卻是對方的缺點。即使對方仍深愛著我,也會被一時的風沙覆蓋一切,讓我看不到對方的用心良苦而不理解的發出抱怨,豈不知這是進入更深更大的愛的關係的開始。

第三段:回復到情人般的曖昧,和諧,親密——風雨過後的彩虹

風雨後的彩虹會讓人喜出望外,賞心悅目,但這過程就像黎明前的黑暗那樣讓人急迫。其實,只有一週的時間而已,我就已經好了一大半,是我的心太急,只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天主見我心急如焚,就在中華殉道紀念日那天(其中有我們修會七位致命聖人),派遣一位護手天神——佳莉,來給我做心靈治癒祈禱:兩位姐妹(佳莉和曉靜)分別坐我左右,拉著我的手,撫摸?我的背部。我感動的哽咽起來,哭出了心中的委屈和悲傷,接下來就很平靜,我彷佛看見天使環繞在我四周;在祈禱中佳莉看見我奉獻給天主一個木盒子,然後問我這木盒子對我有意義嗎?我點頭說「是」;她說「很好」;然後繼續祈禱了好久,整個過程我都沉侵在恩寵與幸福中;祈禱完我感謝她時,她說:「不是我在帶祈禱,而是聖神在帶領」。其實我也感受到是聖神藉著她來治愈我。晚上做夢又夢見她為我做「母胎治癒」,夢中她說我這是從母胎帶來的傷害沒有癒合,就讓一個孕婦躺在椅子上扮演我的母親,然後就摸著媽媽的肚子對我說講出了好多關於我小時候傷心難過的事……整個晚上我都被天主的恩寵所包圍,聖神不斷的在我身上繼續的工作。從第二天開始,我便食慾大增,體力很快的一天天恢復起來。

生病後第九天我去復健科諮詢,醫師說我沒必要做復健,已經恢復的很好了,真是奇蹟般的效果。回到房間做祈禱時,才猛然意識到我生病的原因了。原來,我的病是出於天主的愛,是天主給我化了妝的祝福。「天主打傷的,天主親自治療」;「天主為祂所愛的人所準備的,是眼所未見,耳所未聞,人心所未想到的」。天主讓我通過這次觸目驚心的經驗,更進一步往「內」看自己,在心靈深處發現我埋藏在冰山下的「地雷」——好虛榮體面,戴?面具生活;過分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和看法,不能真實的活出自己。而這次天主藉著病苦幫助我揭開面具,把最真實的一面袒露給大家看。特別是生病的第二天,口齒不清的我戴著口罩分享讀書報告,我勇敢的邀請曉靜替我念,我做回饋。當時我就為自己能勇敢突破而喝彩。平時的我,不會讓人看到我的難堪,更何況是這樣的難堪。奇怪的是,這次不管別人怎麼看我,評價我,我並沒有特別感到自己醜陋,不敢見人。當別人好心勸我放棄此課程時,我並沒有完全負向的想法,或者為別人的看法而動搖,而是回到內在去看自己,聽自己身體的聲音,最後決定留下來,這其中的掙扎可想而知。雖然暫時身體不容許看書寫作業,但我可以向督導誠懇的表達我的極限,我覺得這點是難能可貴的,也是我以前做不到的。我從中領悟到這就是天主要我做的功課。我相信,我這次生病不僅是為我自己的成長開了一扇門,可能也為大家打開一扇小小的窗戶。

 

通過十週的學習,陶冶了我的身心,使我的人生向前跨了一大步。開拓了我的視野,使我看事的眼光調整了焦距,由原來的近視眼,現在慢慢變成遠視,看事開始有遠見,不再那麼小氣,斤斤計較;尊重每個人的生命,珍惜每一份友情,惜緣惜福,把我們的相聚視為上天的祝福。每人都有自己的小納匝肋,生活的點點滴滴、酸甜苦辣、悲歡離合、柴米油鹽盡在課堂上展現,這點更使我學會在信任與開放中交託,也使我體會到聖保祿宗徒所說的“我軟弱的時候正是我剛強的時候”。

 

以前很難接受「異己」,對於別人不同的觀點或意見,總是耿耿於懷,或多或少感到不舒服,但現在通過課程的學習,聽了每人的生命故事,產生了同理心,了解別人這樣或那樣的態度有她後面的背景,以前只是「知其外而不知其內,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難怪以前不喜歡與別人互動,這可能就是主要的原因。意識到這一點,也幫助我接受以前不能接受的人,使我在生活中多了一份【包容】,少了一份【抱怨】。

神學反省:路七:36-50【悔改的罪婦】

沒有記下名字的罪婦,將內在的痛悔意念,化作愛的修和行動:有備而來,走近救恩的泉源,不避眾目睽睽,以行動表達由內而外的真誠悔改。在一切之前,主耶穌已在無聲中接納,在不究下寬恕。「那許多的罪得了赦免,因為她愛的多」,我們由主那婸X受的慈憫愈豐厚,從中激發的感恩還愛也愈無盡。

這個「城中的罪婦」,一個街知巷聞的罪人,聽說耶穌在一個法利塞人家中吃飯。就在眾目暌暌中,帶著一個玉瓶,滿盛香液,來到耶穌跟前,站在祂的背後,挨近祂的腳,哭泣起來。她的淚水沾濕了耶穌的腳,她就用她那代表女性溫柔的長髮(也許亦是她的寶貴資產之一),把耶穌的腳擦乾了,並且還抹上香液,讓滿室生香。

然而,這次學CPE,我也和這位罪婦有同樣的心情,願意成長,願意認識自己,與天主重新和好,在各種報告和IPR分享中,【打破】自己以前固守的封閉和尊嚴,把生命最真實的一面展現出來,有的是從來與家人沒有談過的辛酸,有的是從來與知己朋友沒有分享過的傷心,有的是自己一直以來壓在內心最深處的痛苦,以前總是瞻前顧後,怕左怕右,現在真是恩寵的時刻到了,竟然不顧一切,分享所有,打開一切的傷痛,願意把它們拿出來曬太陽,如果沒有主的恩寵指引和輔助,誰能這樣坦露自己,把自己赤裸裸的擺放在眾目睽睽下,任由別人剖析。開始分享時,感覺是再一次揭開傷疤,讓傷口又重新流血、流膿,真是苦不堪言,豈不知這就是再一次的治癒。成長到成熟是【打破】之後在重新組裝。

當我們完全向天主開放,敞開我們的心扉時,天主就會用祂大能的手,醫治破碎,親自包紮創傷,救助人精神的苦痛。祂的打傷是為使我們得到醫治,重新再站起來,比以前更剛強有力。其實,如果我們能一切都出自內心,我們還可以活出一個更瀟灑的生命,就好像保祿一樣,連在困厄中也自得其樂。我期望有一天能像聖保祿宗徒一樣毫不猶疑地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我現今在肉身內生活,是靠我對天主子的信仰而生活;他愛了我,且為我犧牲了自己。我決不願辜負天主的恩寵。」(迦二20-21)

生命能夠由狹窄到寬廣,由忙亂到悠閑,由險惡到和平,由憂愁到快樂,由軟弱到剛強,這都是源於人的內心得到培養、滋潤和調適的結果。而這正是在基督內的生命的特質。為達到這目的,只需要一個條件,就是要回應基督的召叫,穿上基督、活在基督內、在基督內生活,並且要愛得多。

主耶穌,我像罪婦一樣跪在?的足前,求?賜給我罪婦一樣的勇敢、自由和真愛。?知道我的心是那麼的脆弱、虛偽和高傲,我像西滿一樣,雖然請?吃飯,卻不了解?的心,雖然身為基督徒,卻缺乏誠實、自由和勇敢。主啊!求?派遣大能、勇敢、自由和真愛的聖神充滿我,使我時時處處能夠勇敢走到?面前,走到人群中,為?作證。?是天主,永生永王,阿們!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