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耶穌耶穌

 

沈君霖

一天上午,我和神父接待前來拜訪的兩位客人,目的是為了聊一聊「奇異果的恩典」系列小書的內容。客氣的寒暄幾句之後,就進入了主題,其中一位朋友說:「我看這小書的前三本,覺得裡面提到的耶穌都不像是耶穌嘛,第五本開始就比較像是耶穌,這樣不是前後矛盾嗎?」,之後他看著神父,面帶憂慮的說:「神父,我不知道這套書是誰負責寫的,但是我想他的一定沒什麼靈修…。」

坐在一邊,始終不發一語的我,努力的面帶微笑,但感到腦袋瓜的確是「轟」了一大聲,我聽見自己用幾乎認不出來的聲音說:「對阿,年紀這麼小,哪懂得什麼靈修…」。我抬頭看了看神父,神父與我對望了一眼,眼神有著鼓勵,然後就轉頭對這位朋友說:「能不能說具體一點?哪裡不是耶穌?我看都是阿!」
之後好長一段時間,就是神父在和兩位朋友討論、分享關於耶穌的人性、神性。表面上我還可以參與討論,但其實心裡有點混亂。過不了多久,話題又回到「誰的耶穌是耶穌」,同樣「作者離耶穌很遠」這件事情又被提出一次。神父這時突然回頭問我說:「你告訴他,你一天祈禱多久?」我結結巴巴的,臉都紅了,像是不會說話一樣,頭也不敢抬的說:「大概,差不多一個半小時」。神父說:「我也差不多兩小時左右。」這位朋友接著說:「一兩個小時是基本,我通常都更久」。

我的天主啊!我坐在這裡可不是要比誰祈禱的久,好證明誰的耶穌是耶穌。我感到內心有著抗拒,內心有著被侵犯的驕傲,既難以接受自己被陌生人說「沒有靈修」,又很厭煩這樣表面形式的量化「比較」。最後這位朋友(為我,其實是個長輩),臨走前握著我的手說:「你要更親近耶穌」。我腦袋一片空白的點點頭。

送走兩位朋友,我跟神父都鬆了一口氣。我腦中的混亂卻沒有停息,我一直想「我寫的耶穌不是耶穌,那是什麼?」還有「我離耶穌真的很遠嗎?」,我感到自卑和對兩位朋友的無法包容,心裡充滿了批判和無法馴服的逞強。這天是月初的首星期五,我決定去附近的聖堂,把自己隱藏在明供聖體的耶穌內,好好安靜歇息。

 

中午,我像是去取水的婦人,感到筋疲力竭的打開聖堂的門。我的眼光一下落在遠方祭台上的耶穌基督,感到緊繃一早上的內心開始伸展,找了個中間的位置跪下。此時,我注意到聖堂還有兩個人,也正默默的朝拜著耶穌基督。我分神一看,這兩位不正是剛剛登門拜訪的朋友嗎?

 

我的內心頓時安靜了下來。


「你們查考經典,因你們認為其中有永生,正是這經典為我作證。但你們不願意到我這裡來,為獲得生命(若五39-40)」

這一天中午,我和兩位爭辯一早上的「誰的耶穌是耶穌」還有「誰比較有靈修」的朋友,一起來到主耶穌基督面前,放下自己狹隘的虛榮,尋求天主的光榮。在聖體的光照下,我們靜默,靠近真理與生命的耶穌基督,重新彼此祝福,相愛。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