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獻上

文:Antonia

1998年,因著天主的仁慈憐憫,我領洗成了祂的子女,也在慕道階段,第一次感受到奉獻生活的召喚;這11年多,已記不清楚有多少次,私底下,常在天主豐沛的恩寵中,激起善志,願意為祂奉獻服務,但也因著自己的軟弱、懷疑與內在的幽暗,阻礙及延遲了這份奉獻。還好,天主很有耐心,也沒有收回祂的恩寵,祂讓我逐漸明白,不是等到我完美了才能奉獻,祂的愛大到可以接納我的一切,光明的、黑暗的、好的、不好的都屬於祂,奉獻是全然的;於是,今天,我終於可以和祂有一個心意相通的共同決定:祂,藉著教會公開地悅納了我的奉獻,我,藉著宣發聖願,在祂的恩寵下開始實踐這份許諾。

在重整自己生命歷程的初學階段,雖不乏天主的神慰助佑,但也經歷了非常多的痛苦掙扎。幼時的創傷,像隻蟄伏多年卻突然甦醒的巨獸,不斷猛烈咆哮,幾乎將我吞噬;因受傷而壓抑的憤怒常無法控制的爆發出來,傷害了每日與我同居共處的姊妹,特別是我的導師。多少次深切懊悔、也總不斷地哀切祈禱,有段時間卻不見改善,一犯再犯,有時似乎絕望到不知道該如何走下去;這期間,若非姊妹們近乎無止盡的寬恕與包容,我將失去這份珍貴的召喚,她們讓我除了在和好聖事中經驗到天主的仁慈,也讓我在人身上體驗到什麼是慈悲。面對自己不斷地重複跌倒,渴望改變的心,一直很想體驗什麼是聖保祿宗徒所說:「隨天主聖意而來的憂苦…,能產生再不返悔的悔改,以致於得救。」(格後七10)。

感謝天主,在初學的最後階段,祂終於賜下恩寵:去年10月,有次和導師談話,我們彼此真誠地尋求寬恕;剎時,我感到一切的傷口被治癒了,取而代之的是深切的痛悔,看到自己加諸於他人的傷害,內心非常的清明,也厭棄天主所不悅的事,這樣的清明與厭棄,反而讓我產生力量與信心:我內在的憤怒已經遠離。後來,省長曾問我:

    究竟你裡面是在生什麼氣?

    他令你周圍的人感到恐懼  以後還會這樣嗎?

我竟然能夠承諾:「不會了,再不會這樣了,我受造是為了愛,不是為了加害人」。更令我驚訝的是天主賜給我這樣的信心,我知道這回答已不再是出於理智或意志的「應該」。

天主讓我品嚐到恩寵的力量,改變是頃刻轉眼的事,相同的環境、相同的人,在信德中卻能有新的心境、新的眼光;這次的踰越,讓我能甘心情願地「在天主的地方」,全然獻上這不完美的自己,與大家一起「在天主的時間、做天主的事、走天主的路」。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