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為千風

文:李修女

 

姜凰

你現在在哪裡呢 ? 人總是在失去後才後悔有很多話未及說盡。

生命是愛的奇蹟,能在浩瀚的大海中相遇是一份折不斷的緣分牽繫吧!

從你在輔大上大學時就認識了你,第一個印象是你常常生病,而我自己很少生病,看到你常生病又愛哭,就常常是教訓你不會照顧自己的身體。記得當時你住在曉明宿舍,而我是舍監,一方面看不慣你常生病,一方面你在宿舍裡常常很熱心,很慷慨幫忙很多的事,是個負責任可交代的人。當時你尚未領洗,但你已常常去聖堂祈禱,不久你和方濟會的同神父聽道理,大概一年後就領洗。從此你就幾乎天天參與彌撒,十分熱誠地為別人服務。 身體似乎也好了很多,畢業後曾為啟智中心的孩子服務,然後就了進修會。

你是個衷心並慷慨的人,只是多時個性較強,有些人實在不易了解或接受你好強及好辯的個性,可能和你讀法律有關吧,但經過修會生活多年的磨練,你也慢慢更有智慧了。 別看你身體病弱,但可能你好強的個性,使你養成很會煮飯,做衣服等家事;你為我做的裙子,我仍常穿著呢;你用你的的壓歲錢買了燒仙草包讓我帶來羅馬,我還尚未吃完呢! 你的身體向來不好,這是你最大的十字架。 其實你能做的事,及想做的事都遠遠超過你身體的負荷。我常罵你自不量力,你很少抱怨,只是想完成交代的事和工作。

你在fmm的生活中,從花蓮瑞穗為原住民的需要而上山下海、為職工青年會、為修會聯合會的正義和平小組服務、為省區的財務小組、其中繁瑣的財團法人文件及整理土地的清冊等,是少為人知的沉重工作;後來幾年你為藍天家園的孩子們完全奉獻了你自己,盡了你最大的心力和體力直到倒下。有如聖保祿說的「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

你的身體狀況,我實在不能了解,你所受的苦,我也沒法全然領會,但你最後能接受自己的軟弱殘缺和辛苦,並細心地,默默地奉獻你的病苦為每個人祈禱。你內心其實是很孤獨,但你卻不敢多要求,讓自己列為最後被關心的一位,甚至是被人忽略,你仍在信仰中積極的為別人著想。別人甚至是無法了解,你連呼吸一口氣息,都是極不容易的事呢!我相信你給,全部都給,直到最後一口氣息。

有人在祈禱時,看到天主給姜凰的訊息說: 當她用三倍的力氣走, 她的祈禱就是別人的三倍;用五倍的力氣,她的祈禱就是別人的五倍。

 

我內心感到抱歉,離開台灣來羅馬時,我以為你還可以多活些日子,所以我總是忙別的事,很少看你,和你的對話幾乎只是在罵你,雖然你說你寧可被我罵。縱然我其實知道其中有其他含意,但心想一切盡在不言中吧。如今在羅馬聽到你病危,卻無法在你身邊,陪伴你走最後的旅程,但我相信天主自有祂的旨意親自眷顧了你。我相信你最後這段時間仍忍耐承受病苦,是因為我希望你多等些時日,但當我得知你是如此痛苦時,我祈禱許久,內心盼望能見你最後一面,但最終我知道天主要我「放下」,信靠祂去掌管是更好的,你受的苦夠了,天主要帶你去和祂享永福,因此,我內心告訴天主「帶你走吧,到那沒痛苦的地方吧。」

在我們生活的世界中,我們看得到和摸得到的世界以外,還有一個看不到,摸不到,趨向永恆的世界,這個實質與超脫的二個世界間,有許多牆,有時候某些事物會穿越這些牆,展示在我們面前。如今你已穿透這牆進入了永恆的領域中了。除非我們相信,這是無法理解的奧秘,是超乎我們人類目光所及界限之事物。

有位方濟會的神父說,當物質和精神的(天主的)共存時,就是宇宙性基督的臨在,如今你的物質身體已和天主共存了,你已化為千風,飄揚在我們的宇宙中,在永遠的基督大愛的奧秘之中了。

你的生命是愛的奇蹟,天主很愛你,你的父母家人哥哥嫂嫂弟弟及弟媳們等等都很愛你,疼惜你。你很愛fmm每為姊妹,fmm的姊妹們也很愛你呢,雖然我們之間曾有過爭吵,但我相信這是因為我們都真心的想要更深的愛的必然歷程。 如今你已加入我們天上的fmm大家庭,總會長現在給你的派遣是為華人的新初學院祈禱。你就在我們身旁 ,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更自由,更全然的為我們祈禱了。

 

在我們的祝福聲中平安去吧! 姜凰,直到我們在永恆的光中再相見 !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