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孟修女鮑思高,再見了!

 

文:陳修女

在Sr. 阿孟鮑思高逝世的第二週,梅珍邀請我寫有關Sr. 阿孟的事為省通訊,其實我不太願意……。那晚我一想起Sr. 阿孟,頓時按捺不住心中的悲傷,像決了堤似的,不由自主地淚流滿面……,我知道,我理智告訴我,她離我們而去,己在天上享福樂,得自由了,但我的人性,在情感上是感到不捨,覺得還未正式向她告別,是我還未獲得自由啊!

Sr. 阿孟鮑思,我們是認識多年的姊妹了;從高峰路到臺北團體,我們曾在歡笑、鬥嘴、衝突、和好中渡過多少歲月,彼此相識、相知。。。只是我萬萬沒想到,後來我竟然當了您的院長,能陪伴您走上人生最後旅程,將您交至天父手中。。。

這是天主要我學習的一門功課,我只能在無知、無能、挫折、在信德中依靠天主。。。

在整個陪伴過程中,我在Sr. 阿孟身上看到受苦的耶穌,正一步步走上十字苦路,正準備祭獻於天父 、、、、、

回憶起Sr. 阿孟剛來臺北會院時,只拿一根拐杖,箭步如飛,談笑風生。。。但過了一個多月後,常常跌倒,不久就改拿四腳助步器走路,又過二個多月,身體無力,無法行走,只能坐輪椅了。。。接著不久又無法用言語表達,最後連喝水、吞嚥都困難,身體每況愈下。。。她受盡了痛苦折磨、彎曲不成人形,生命正在一滴滴地消失、萎縮著。。。叫人看了心疼又難過。。。又無法幫助她感到無奈 、、、、、 有一次她寫字問我,天主為什麼如此待她? 、、、、、 我不知道天主有何安排,只勸她去接受 、、、、、 ,後來她真的去接受了,再怎麼苦,也不再埋怨,只默默承受了。

她的身體雖然不適,不能說話,但她每天要求參加彌撒、唸日課;對團體的行事曆積極參與:開會、分享;雖不能用言語表達,都用筆來寫,由我代為傳達。

有時她已經很痛苦了, 跟她開玩笑,她還以微笑回應 、、、、、 有人服待她,她會以點頭或手勢表達謝意 、、、、、。

到後來,她雖然無法完全吞嚥,她還是一口一口地把打成泥的飯菜往嘴巴送,吃了又流出來,等於白吃了;但她從不發脾氣,也不拒絕吃,而且盡力去吃 、、、、、 後來我們去餵她吃 、、、、、。

我們曾多次勸她插鼻胃管,但她總是拒絕;直到最後我們堅決勉強她插鼻胃管,為補充她的養分 、、、、、 沒想到才插完鼻胃管兩天,又買了新床,(只睡了一晚),我們以為從此她會得到很好的照顧,而她竟然走了 、、、、、。

她在走的前一晚,我還跟她開玩笑說:Sr. 阿孟明天是耶穌升天的日子,若您身體好些,我帶您去參加彌撒。又對她說:您想不想跟耶穌一起升天,她停一下看著我,我說:若您願意,把手舉起來,她真的舉起手來 、、、、、 沒想到隔天早上,主耶穌真的親自來接她!她真的平安寧靜的跟耶穌走了 、、、、、 向來幽默風趣的Sr. 阿孟鮑思高走的是如此瀟灑,她真的如願以償去青草湖當院長了。

當我再次看著Sr. 阿孟的遺照是如此的美麗純真地微笑著,她似乎也在告訴我:不用再為我擔心了,我已經升到天主父和耶穌那裡去了!

是的,她不再饑餓受苦了,她是一位勇士,已經戰勝了病苦、死亡,獲得了永生;她是我們姊妹的典範!

親愛的Sr. 阿孟鮑思高,我們的好姊妹,我要正式向您說再見了!請為我們代禱,使我們的生命更能承行主旨。就讓我們相約在天堂見囉。Bye-Bye!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