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起… 話家常
悼念B0SCO

文:陳修女

我們的姊妹孟修女已於五月二十四日清晨回歸天父的家鄉了,那天正是耶穌升天節,她很委順地安祥地走了,似乎是主耶穌帶她一起升天!享年86歲。她常說,「天主給的,天主收回吧!」以不佔有的心獻上了她的生命。

孟修女的逝世讓我驚歎天主的恩寵,她來的那樣快又那樣安祥……「她」使我想起翁德昭神父的話:「妳要知道,人希望怎樣善終,怎樣死去嗎?妳一定要向天主求,因為這是一個大恩寵…」然後他又說:「修女,我每天向天主求,叫我走得快,不要拖延…」神父的話就這樣應驗了!天主真的賜給了翁神父大恩寵,他走的那天(1994年4月11日)早上他還穿上祭衣準備做彌撒,突然心臟病發,送到醫院沒多久就安眠在主懷中。

每想起孟修女時,她有兩幅圖像深深刻在我的記憶裡,她總會浮現在我的眼前。一是她的夜禱日課的祈禱,一是她上祭臺前念讀經的精神。

梵二前,我們每天散心後都到聖堂堸菮]禱日課。梵二後,也延續到1980年代左右,有唱夜禱的團體祈禱。但日後,有關夜禱的祈禱成為個人祈禱的部分,修會和省區沒有強調必念的義務責任。因此,大部分姊妹以其他祈禱方式代替之。可是我們的孟修女,她都始終如一忠心耿耿地,每晚必到大聖堂念夜禱。

另外,對於彌撒或日課讀經部分,她經常被指派到祭臺前頌念,看她從不拒絕委托,甚至她患了嚴重頸椎炎時,也照常履行她讀聖經的任務………

我和孟修女有過生活在同一個團體(高峰路)的經驗,雖然時間不長,但也夠讓我認識她一些,她是非常簡樸的人,即使她生病時,也不作太多的要求。另外,她也喜愛文學,珍惜友情和會懷舊的典型人物。每當她分享曾經生活打拼過的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的福傳趣談時,她臉上充滿喜樂青春朝氣呢!

2008年11月15日, 我們修會共融日時,她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告訴我:「Ida Paula,」「妳看,……我不會活太久了……她的頭低到抬不起來,辛苦地對我說……啊!我沒有體力……我是不行了……」然後,2009年5月24日,她交付了她自己在天主手中 。

(回首頁)